我的第一次出国学习考察
发布日期:2019-06-0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打印本页
浏览次数:

成银生

   

  前西德是我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出国学习的地方。改革开放初期的1981年夏天,根据中、西德科技合作协议,由计委、经委、科委的人员组成的中国科技管理考察团,赴前西德考察三个星期。我是团中年轻人,负责记账、考察记录、起草考察报告。

  前西德研究技术部精心安排日程,我驻西德大使和科技参赞认真指导我们。我们一行迹至法兰克福、波恩、杜塞尔道夫、科隆、慕尼黑、西柏林等地,访问、参观、考察了研究技术部、基金会、研究会、大小企业共22个单位。其中许多科技机构是第一次对中国人开放。德国人处事非常严格,时间观念极强,每一次活动项目实际用时和计划之间的误差不超过五分钟。学习考察的直接感觉是,他们经济、社会的发展,紧密依靠科技进步和人才培养。印象深刻的,一是企业充分重视科学研究、技术创新和生产过程、人才培养的结合。电子电气工程领域的西门子股份公司,重视技术创新,以技术创新驱动产品升级。二是科技人员的社会地位比较高,待遇好,在国家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。三是科技投资机制灵活多样,国家投入的同时,发挥民间、个人资金对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资助,各式各样的科技基金会数以千计。走访的洪堡基金会,是和我们联系比较紧密的一个。

  我们在科技业务、特别是科技管理上收获颇丰,值得借鉴的方面很多。如,他们科研规划工作的特点是,根据国情,提出明确的方针和指导思想,制定重点领域规划,规划层次清楚、任务与经费衔接。他们科学统筹科研体制的集中和分散、分工和协作、管理和协调的关系。结合我们国内存在的实际,我们对如何重视咨询论证的作用、成果推广、技术转让、技术服务、管理培训等,也做了比较详细的了解。主人突出介绍科技成果的管理、转化方面的探索,对我们启发相当大。回来后,国家科委、中国科学院很重视我们学习考察成果。

  接待方重视中德友谊,为了加深加多相互了解, 利用休息日安排了人文景境的访问。主人说,莱茵河“最美的部分在德国”,是德意志民族的摇篮。热情的主人安排我们乘坐游轮揽胜观景。游轮平稳地行进在河流中间,人们的思绪穿越时空,人们的情愫充满文化共享。莱茵河两岸点缀着古老城堡,河谷充满了神奇色彩。一群天真活泼的小朋友,和我们同在一个游轮,“不期而遇”。航行一路,没有任何人在船上或者往河里扔果皮纸屑,而且有一位小朋友负责监督。此事给人印象深刻。游客规规矩矩,游轮干干净净。大家高高兴兴,饶有兴味地享受莱茵河的风采,欣赏两岸典雅建筑的美丽。若干年以后,我在国内听到一首“莱茵河畔”的歌。“莱茵河畔像诗那样美,莱茵河畔清新的意境”,可以归言河态;“河流在细诉千百样旧情,河流在细诉声声叮咛”,可以表述心境。我更喜欢的句子是,“河流像替我轻奏曼陀铃”,无数的诗人、画家、音乐家,贝多芬、施特劳斯、海涅等等,在我脑海浮现。

  我们实地考察了几个小乡镇。有的是那么安静,干净的小路,幽幽的环境。有的是洋溢朴实自然的风情,轻轻的音乐声,飘忽在我们耳边,那么柔和,那么迷人。有的是几处百来年的老建筑,当宝贝一样保护着。主人介绍时那种自以为荣的语言愉悦其中。这种文物意识和保护习惯,我们听之有益。有的小乡镇人很少,偶尔有几个悠游自得的农夫,友好地给我们打个招呼,又不慌不忙去做他们自己的事情。小乡镇那些纯真的女孩子,衣着朴素,容貌清秀,自然大方,笑容婉然。乡村小店,房间很小,村味浓浓,绿色环绕。住在里面,我仿佛在异国他乡品读陶渊明的另一篇“桃花源记”。主人陪我们吃农家饭,价格不贵,味道不错。环境整体整洁,但是有几个苍蝇在饭桌周边飞来飞去,发出轻轻的嗡嗡声。出于习惯,我想拍了它们,主人却幽幽地说,“让它们飞吧,它们不与我们抢东西吃,和平共处,和平共处”。

  在慕尼黑活动两天,我们遇上喝啤酒的趣事。一种是豪饮风格。一家饭店,顾客盈门,生意兴隆,我们也加入其中。一个女服务员,巴伐利亚人,体型高大,但是不失均衡。我们在她面前,像是小朋友站在阿姨身边。想看看她的笑容,必须仰视。她手托大盘,轻巧熟练地把一大扎、一大扎、又一大扎啤酒递给我们。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”(唐·李白),这么个意思吧。服务员对我们一行居然有人那么豪饮慕尼黑啤酒,感到高兴。喜欢他们的啤酒,这是他们的骄傲啊。一种是细品风格。在一个条型大厅,足有三百多人同时喝啤酒。非常安静,只喝酒,没有菜,不讲话。肃静中有对啤酒的品味,有对文化的尊重,有对人生的享受。

  我们登上了德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。上中学地理课,接触垂直性气候的知识,这次上山有了实际感受。沿着山路,往上前进,越来越冷。两个镜头令人难忘。一个是在半山腰,红男绿女在那里做日光浴。整整齐齐一排人,什么年龄的都有,非常放松,躺在躺椅上,戴着墨镜,旁若无人,享受阳光。他们说,大自然的阳光太重要了。一个是山路弯弯,远看山的高处不胜寒,白雪皑皑,煞是静心;近看是奇异的大峡谷,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湖水库,深不见底,充满神秘。“北山白云里,隐者自怡悦”(唐·孟浩然),说的是客观景色还是主观心绪?“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”(宋·卢梅坡),哪里有诗,只能当俗人,想大喊一声,阿尔俾斯山,我们来了!

  接待方研究技术部朋友对中国人的友好程度,超出想象。主人说,德国人喜欢中国人,因为中国人和他们没有冲突和矛盾。他们不喜欢国际上那些指手划脚的国家。当时的国际背景下,他们讲得还有点意思。我们在慕尼黑住了两天,主人带我们到一个小剧场观看歌舞演出。歌舞节目热情奔放,具有慕尼黑风情。演出中间,主持人突然介绍说,现场有十位中国朋友也在观看。观众们立即起立,热情鼓掌。后排靠近我们座位的年轻女观众,还和我们一一热情拥抱,我当然也被拥抱。的确刚刚开放,当场就有点难为情。我们虽然不习惯这样的礼仪,但是被主人们的真诚深深感动。

  第一次出国,新鲜感强烈。柏林,早上四点多就天亮了。“新晴原野旷,极目无氛垢”(唐·王维)。朝窗户外望去,已经有人在草地上读书。参观学习的路途休闲时间,主人给我们介绍德国的民风民俗,文化传统,婚姻观念,社会生态。我们每天早上外出时,在房间里放点小礼品,代替小费。服务员最喜欢我们的小盒万金油。我们自己呢,对飞机上那些塑料餐具小刀小叉,感到好玩,收起来留作纪念。来回在法兰克福机场进出,宽敞豪华洁净的环境,让我们十分惊奇。心想,中国一定也能够发展到这样!机场太大了,我们有点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晕头转向。有意思的是,当我们在电梯口徘徊,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前进时,我们一行有几个人、包括我自己,居然冒出几句俄语来问路,机场工作人员居然也听明白了。

  弹指一挥间,距今30多年,写来聊作回忆。■